權力的漏洞

從一九六八年四月四日起,即在馬丁 ,路德,金被害一個月之後,全國十一 一個城市發生槍戰、搶劫和縱火事件,表明黑人群眾對敵人的暗殺活動強烈不滿。美國政府對這些暴力事件的迅速而強有力的反應也表明美國當局對馬丁 ,路德,金被暗殺及其所引起的巨大反響表示史無前例的擔心和關注。為了對付一些城市突然發生的暴力事件,美國當局立即把各有關城市的國民警衛隊召集起來,並臨時拼湊一些新的辦公椅力量。當然,美國當局所採取的行動,除了應付普通黑人的反抗行動外,還表明其對大學校園不斷發生的暴力事件的擔心。黑人的暴力反抗雖然被美國當局平息下去,但廣大黑人對敵人殺害其為爭取平等權利而鬥爭的領袖的憤慨情緒卻並未很快沈寂下來。
根據許多歷史事實來分析,美國聯邦調查局似乎與馬丁 ,路德,金被害有關。在一九六七
年六月,當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導人金與其他領導人在紐約州開會並宣佈實施民權運動計畫時,聯邦調查局局長埃德加,胡佛就開始不斷挑金的毛病,指責他企圖「公開邀請」人們參加夏季將在某些城巿興起的暴力事件。一九六九年六月,德克薩斯州霍斯頓的一家聯邦法院發表的證詞表明,馬丁 ,路德,金的電話已被聯邦調查局錄下來,儘管,林頓,約翰遜總統曾下令停止一切竊聽或截獲電話和電報活動;聯邦調查局局長胡佛也曾下令,為了維護「國家安全」堵住美國總檢查官享受自由活動權力的漏洞,但美國總檢查長仍不負責任地簽署胡佛局長自己製造的文件:司法部長羅伯特,甘乃迪下令竊聽馬丁 ,路德,金的電話。
一九七八年五月一 一十九日,聯邦調查局的檔案公開披露,在六〇年代,一個未查明身份的黑人領導人曾和調查局一起工作過,竭力想把馬丁 ,路德,金從民權運動高層領導中排擠出去。這一資料來自埃德加,胡佛的檔案。美國著名的歷史學家威廉,戚夫則把馬丁 ,路德,金的命運和甘乃迪總統的命運聯繫起來。他說,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他們兩個人都受到聯邦調查局局長埃德加,胡佛所擁有的特權的傷害;胡佛把他們兩個人都當成其最憎恨的敵人。倘若說聯邦調查局把對種族主義的極端憎恨作為其「毀滅剃頭」〈指馬丁 ,路德,金)的鬥爭的理由,那麼,對甘乃迪的敵視更具有個人色彩。
甘乃迪於一九六三年被刺身亡後,胡佛恢復其與白宮的直接通訊聯繫,完全繞過美國總檢
查官。這位調查局局長下令把所有的竊聽工具都集中於馬丁 ,路德,金身上,而沒有任何例外。當時辦公桌披露金及其助手正在搜集有關甘乃迪及其夫人的猥褻行為和癖性的情報。當司法部長羅伯特,甘乃迪宣佈其競選總統職位時,胡佛的一個密友則宣佈:「我希望有人開槍打死這個狗娘養的!」,這樣,當金和甘乃迪加強使美國發生某些變化的鬥爭時,他們聯合起來了 。這種聯合不僅因為他們對美國變成什麼樣子有共同認識,而且由於他們擁有的敵人,這個敵人把他們的目標與憎恨和藐視等量齊觀。